探秘资金弱市“造妖记” “捉妖”未必有肉吃

2017年01月23日 09:39 来源:中国证券报
分享

  “春季攻势”并未如期而至,A股反而在短暂冲高后再度回归缩量下跌状态,赚钱效应低迷。但是资金在弱市之中也自有生钱之道,今年以来,以柘中股份、太阳线缆、新亚制程和西仪股份为代表的“妖股”迭出,而这背后部分活跃游资频繁现身这些股票的龙虎榜。但从当前市场看短做短的投资风格,以及历年“妖股”的最终结果来看,这种短期过度透支往往会落得“一地鸡毛”,投资者还需对这种炒作模式抱有警惕心态。

  新“妖”光彩熠熠

  广大投资者翘首企盼的A股“春季攻势”仅仅在不到百点的上涨之后就“烟消云散”,1月9日之后连续回落,在1月16日长针探底后陷入缩量盘整困局。至上周五收盘,上证综指今年以来上涨0.63%,而中小板综指、创业板指和深证成指则分别下跌了4.15%、4.14%和2.66%。

  整体走势不佳导致赚钱效应也随之快速萎缩,两市仅718只股票今年以来实现上涨,在全部A股中占比仅23.36%。涨幅较大的股票中刨去2016年12月之后发行的次新股以及受到利好事件刺激的股票之外,还有一群股票表现可谓星光熠熠。

  这其中最受市场瞩目的莫过于太阳电缆,其从长期横盘的状态,在2016年12月28日以一根中阳线开启攻势,股价也从行情起点时的8.46元,至上周四以19.47元刷新2011年5月17日以来的新高,行情中不仅收出5个涨停,股价也成功实现翻倍。即便是上周五股价出现高位跳水跌停,今年以来太阳电缆的涨幅依然高达83.65%,在A股中表现居前。

  然而在缺乏显著利好的背景下,究竟是什么力量推动太阳电缆出现如此强势的单边行情?答案来自于游资的轮番接力。从交易所的公开信息来看,申万宏源福州杨桥东路营业部、中信证券杭州四季路营业部、中信证券上海淮海中路营业部以及光大证券深圳金田路营业部“出镜率”最高。

  太阳电缆1月4日之后股价不断跳空高开,连收三个涨停板,期间中信证券上海古北路证券营业部、中信证券上海淮海中路营业部和申万宏源福州杨桥东路营业部开始大举买入,而提前埋伏的华泰证券厦门厦禾路营业部、国海证券济南历山路营业部则趁机大举卖出,很可能为首轮拉升的主推手。1月10日股价再度大涨9.83%后,1月11日太阳电缆却突然缩量跌停,当日以短线交易著称的光大证券深圳金田路营业部现身龙虎榜,大举卖出成为打压股价的重要力量。

  然而1月12日,太阳电缆再度大涨7.82%,宣告新一轮攻势开启,1月13日股价再度涨停,当日光大证券深圳金田路营业部再度大举买入杀回,申万宏源福州杨桥东路营业部则趁机获利了结。太阳电缆随后停牌自查,然而复牌后股价继续走高但也伴随着振幅的加大,1月18日和19日,股价继续走高但振幅也明显加大,这背后对应的正是这四大席位的激烈“厮杀”,其中1月18日中信证券上海古北路营业部、光大证券深圳金田路营业部和中信证券上海淮海中路营业部大举买入,但光大证券深圳金田路营业部和申万宏源西部福州杨桥东路营业部则大举抛售;1月19日游资甩卖力度则明显加大,申万宏源福州杨桥东路营业部继续大举买入,但中信证券上海淮海中路营业部和中信证券上海古北路营业部,以及知名游资席位中信证券上海淮海中路营业部则大举抛售,金额达到了1.26亿元、4245万元和2891万元,大有清仓之意。1月20日股价跌停则伴随着申万宏源福州杨桥东路营业部的离场。

  活跃游资类似的操作手法还出现在近期多只股票的龙虎榜当中。其中,中信证券上海古北路营业部和光大证券深圳金田路营业部则参与了新亚制程的快速冲板;西仪股份则获得了浙商证券临安万马路营业部、国海证券济南历山路营业部和中投无锡清扬路营业部的加持;中信证券上海古北路营业部、中信证券(山东)淄博分公司和中投证券无锡清扬路营业部则参与了湖南天雁的拉升。这三只股票今年以来的涨幅分别达到了56.64%、52.29%和46.80%。

  旧“妖”黯然退场

  除了上述股票以外,包括润邦股份、奇正藏药、纳尔股份、世龙实业、管理科技、利君股份、宝色股份、东方新星等在内的多只股票也在活跃游资的积极参与下快速拉升。但是俗话说“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巨大的收益背后也恰恰对应着巨大的风险。

  曾经特力A、中毅达和深深宝A在华泰证券厦门厦禾路营业部等游资席位的攻势下“妖极一时”,该席位还曾参与过协鑫集成,暴风科技和梅雁吉祥的炒作。尤其是特力A曾经创下了51个交易日股价上涨4.5倍的纪录,但在2015年12月10日创下108元的历史新高之后,股价就开始震荡回落,最低一度跌至49.10元,股价“腰斩”的走势恐怕让不少后续追入的资金叫苦不迭。

  但其实正是因为这类“妖股”往往缺乏利好消息及业绩等基本面支撑,属于纯炒作类型,因此当拉升资金获得足够收益,这些股票往往被无情的抛弃,留下追入的资金高位“站岗”。

  无论是2007年涨幅超过1000%的浪莎股份,2011年连续十多个一字跌停,股价直接从80元跌至20元,还是让投资者“关灯吃面”的重庆啤酒,乃至于2015年一年涨19倍的暴风科技、A股历史第一只“400元股”的安硕信息、风光一时的全通教育以及连续20个涨停板的世纪游轮,无一不是在短暂的辉煌过后,随着游资的退场而陷入沉寂,出现过山车般的走势。

  就连于2016年11月开启升势的柘中股份和上峰水泥也已经开始逐渐归于平淡,今年以来已分别下跌17.03%和11.51%。而这两只股票的快速推升背后就闪现了包括申万宏源福州杨桥东路营业部、光大证券深圳金田路营业部等在内的一众游资席位的身影。

  “捉妖”未必有肉吃

  其实游资的造“妖股”过程整体看无非是“吸筹-锁筹-拉升-出货”,游资造“妖股”一般会选取盘子较小且相对冷门的股票,一方面是由于便于拉升股价,另一方面也是由于其资金存在利息等成本,因而需要短期内快速获利了结,因此需要等待解套资金的抛售筹码。

  在拉升初期往往会故意隐藏行踪,避免抢筹及过早发现其拉升意图。但一旦初步埋伏完毕,则股价就开始快速拉升以吸引资金接手。尤其是当前市场弱势格局之下,市场赚钱效应低迷,强势连涨的股票容易引发资金的跟风,甚至部分资金会故意采取对敲制造高成交、高换手的假象以吸引资金跟进。期间由于股价异动开始现身龙虎榜后,游资往往会采取高位洗盘的手法,即股价上涨过程中突然跳空高开后收出大阴线,随后制造高位出货的假象,趁自己离场再反向杀回。

  在当前机构投资者占比逐渐提升的背景之下,市场中价值投资风气逐渐成形,机构投资者本身对于妖股参与意愿就较低,而近期更是纷纷“偃旗息鼓”。此外,随着新股发行的提速,纯概念炒作风气受到极大遏制,这种“造妖”、“捉妖”的游戏获利难度将越拉越大。

  由此,暴涨暴跌往往是“妖股”的重要特征,虽然阶段赚钱效应突出,但参与难度不可谓不大。而且跟着游资走也未必就一定会有“肉”吃,如果真的遇到高位出货,很可能沦为高位“站岗者”。而“妖股”往往被抛弃后就会“一蹶不振”,所以“捉妖”不成反被套的资金不在少数。投资者对此还是应该保持警惕。记者 王威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