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多家民营医院“重复套保” 诱骗农民虚假治疗

山西多家民营医院“重复套保” 诱骗农民虚假治疗

2016年11月11日 02:23 来源:经济参考报
 

  山西近期对部分民营医院套保行骗展开专项严查规范。记者调研发现,部分民营医院“蜕变”背后,折射出行业发展模式不可持续现状以及多环节监管漏洞。

  套保乱象业内普遍

  太原多家民营医院近年出现套保行为,其中,太原华西医院最为典型。记者走访了解到,正规诊疗时,这家医院生存困难,曾到倒手变卖的境地;蜕变之后套保为生,反能连年分红赢利。前后反差之大,令人深思。

  太原华西医院一内部人士介绍,2002年太原华西医院转手。在此之前,这家医院在山西民营医疗界已小有名气,有最先进的进口X光机等医疗设备,也有各家公立医院的院长、副院长、知名专家出诊,堪称设备一流、医生一流。他说:“创办者的出发点很好,想创名牌民营医院,但事与愿违,你正规,老百姓不知道,慢慢干着干着就赔了。”

  接手之后,太原华西医院名称未变,但管理模式、经营理念等出现天壤之别。后来者放弃了最初的办院理念,一些“超赢利模式”渗入,医疗事故频发。渐渐地,病源少、口碑差,门诊患者几乎没有。即使这样,医院股东年分红20万元也维持了数年。

  虽先前山西已有民营医院因套保被取消定点资格,但太原华西医院并未收手。2014年获得新农合定点医疗机构资质以后,它采用业内“通用手段”,如降低起付线、200元入院、全程免费治疗等方式,诱骗参合农民入院虚假治疗、伪造病历套取国家新农合资金。它先后与山西13县市达成合作协议,其中某县的月补偿金额就达20万元。在太原华西医院网页上,“诚实守信单位”“全国百姓放心示范单位”“太原市知名老牌医院”“名医某某”等字样赫然可见。

  一位业内人士称,只要给政策,就敢违规,一旦套保成为行业内的普遍现象,想不违规都不行。据其爆料,太原华西医院等民营医院在取名时,故意借用我国一些名牌医院名号打“擦边球”,比如华西有名就起华西,协和有名就叫协和,用以迷惑患者,“除非起名四川华西医院,否则工商部门审批时也不能究、不会管”。

  “行业屈从”事出有因

  广告宣传对民营医院的生存立足至关重要,而一些推广商“趁火打劫”,在民营医院的生存天平上又加上一道砝码,砝码之重最终仍是被转嫁至患者。

  记者从山西省卫计委了解到,近年太原民营医院广告投入阵地、费用和比例均出现变化。2011年、2012年山西整治虚假医药广告情况显示,民营医院广告业务中,约有20%至30%用于传统媒体。但去年以来,在传统媒体的医疗广告已极为少见。相反,网络、网页和智能手机成为广告热地。以太原一家中等规模民营医院为例,其过去一年间用于纸质媒体的广告宣传费为25万元,但在某搜索引擎(百度)进行广告宣传时,其月支出就达30万元。

  山西省卫计委一位工作人员介绍,某搜索引擎的广告方式之一是链接广告点击量,即每出现一位患者点击链接,医院方则要支出一笔转账费用。链接点击收费不定期调整,从5元涨到10元、20元,后来甚至出现了患者没来、链接点击量猛增、转账费用连续跳转的现象,引起民营医院不满。2013年、2014年,包括莆田系在内的一些民营医院曾联手停止与这家搜索引擎合作,但由于各家医院分属不同利益团体,加之停止合作后患者就诊量急剧下降,这次“联合抗议”维持仅一周便以失败告终。

  相关受访人士认为,这种“恶意点击”出现在我国某搜索引擎“一家独大”之后,凸显我国互联网等媒介医疗广告管理手段的落后。去年我国有关部门曾出台互联网健康信息管理办法,但操作性较差。由于服务器、备案地和用户可能跨越国界、分属多地,谁是管理主体目前并无界定。

  “农民办院”令人忧心

  山西民营医院协会常务副会长郭进玉不否认民营医院存在诊疗不规范、夸大宣传、价格欺诈、非科学家办院而是农民办院等问题,并为此感到忧心。

  山西一些在民营医院就职的医护人员除了开药、动员手术获取提成,还担任套保“主要角色”。包括太原华西医院在内的多家民营医院鼓励医生伪造处方、病历,要求其在国家新农合报销目录范围内,实现报销品种和比例最大化。医生每写一份假病历,医院向其支付50元不等的报酬。在太原某民营医院,妇科、疼痛科等套保主要科室医生分别是三万元和一万元的月保底收入。

  据山西卫计部门掌握情况,民营医院口碑差,高报酬难以吸引好医生,民营医疗界从业人员目前以县乡、厂矿企业医院人员居多。太原某民营妇产医院在业界口碑尚可,也仅有一名专家是三甲医院退休后返聘。记者走访中也了解到,为规避医疗纠纷,很多民营医院不做正规科室,有意主打妇科、男科,而多数受害者不愿意表述,即使扩散影响力也不大,两年前这些医院都是赢利状态。

  原山西省人民医院妇产科主任、山西现代妇产医院常务副院长王淑媛说,就职私立医院确实有损面子。拿参加业界学术会议来说,退休前的她在公立医院本有一些声望,但会议方一旦得知她在民营医院就职,便不再联系其出席,甚至有熟人说,“她早晚会被毁掉”。

  山西医科大学人文社会学院院长王志中认为,我国公立医疗资源不足,国家也鼓励民营医院发展,去年仅北京就放开了一百多家,但由于开办医院是人命关天的大事,要确保把好审批关,即使批准后也要继续严格监管。当下应通过体系性努力,宣传教育和监督检查并用,加强从业医务人员医德和技能培训,从根本上减少医患矛盾和医疗纠纷。

 


山西多家民营医院“重复套保” 诱骗农民虚假治疗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