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伙操纵聋哑人偷遍13省份:不听话就威胁“割喉”

团伙操纵聋哑人偷遍13省份:不听话就威胁“割喉”

2016年12月05日 06:13 来源:华西都市报
 

团伙老大杨军交代犯罪经过。

警方查获的赃物。

用赃款购买的名牌包包。

扒窃的赃物塞满后备厢。

  日前,公安部对外发布,涉案13省的拐骗操纵聋哑人违法犯罪专案成功告破。经四川、重庆、吉林、甘肃、辽宁等13省区市公安机关开展专案集中收网行动,截至目前共抓获嫌疑人464人,摧毁犯罪团伙75个,解救被拐聋哑人98名,破获各类违法犯罪案件859起。
去年11月,吉林省长春市公安机关在工作中发现,以杨军为首的犯罪团伙拐骗操纵聋哑人从事违法犯罪活动,且作案地域广、涉案人员众多。在公安部的协调指挥下,四川省公安厅立即成立专案组,对境内涉案人员进行抓捕,团伙主要嫌疑人杨军在绵阳落网。
日前,华西都市报记者在绵阳看守所见到了被羁押的杨军,这个20多岁的小伙子看上去很阳光,通过手语老师的现场交流,他讲述了自己从大学辍学后拐骗操纵聋哑人的犯罪经过。

  聋哑大学生辍学 用QQ群组建扒窃团伙

  10月12日,身着囚服的杨军在绵阳看守所里不停地用手语向记者比划,讲述自己这么多年的经历。据杨军介绍,他曾是重庆一所大学的聋哑学生,由于交际圈子小,怕以后找不到工作,就中途退学,回到成都开始了街头扒窃生涯。而杨军的体格健壮,在与他一起扒窃的残疾人中很有影响力,就被推荐为带头人。2014年,杨军和另一同伙、同样是聋哑人的杨宁以及正常人王强萌生出了组建团队行窃的想法。
为了壮大自己的团队,杨军等人用QQ群向群内的聋哑残疾人发布信息,说可以帮忙介绍工作,而且还可以通过这个群认识更多的残疾人,结识自己的伴侣。
杨军的女朋友薛玉就是通过QQ群认识的。2012年初,还未成年的薛玉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找到了杨军。刚开始时,由于薛玉年龄小,杨军团伙成员行窃时,薛玉就在外围打掩护,“我们小组每天能偷几百元,但都要交上去进行分配。”薛玉说,她当时做的贡献不大,挣的钱非常少。
后来薛玉成为杨军的女朋友,杨军就不再让她行窃,负责保管每天各个小团伙交上来的钱。据薛玉介绍,和杨军成为男女朋友后,杨军就带她开着车四处旅游,还给她买了不少貂皮大衣、LV包包等奢侈品。
找工作、找伴侣,这些诱人的信息,让不少聋哑人聚焦了起来,加入了杨军等人的团伙。“我们在邀约这些残疾人时,都是先给他们出车票,等他们满意了再给他们‘工作’。”杨军用手语比划说。

  统一租房管理 “业绩”好的派到外省

  将这些聋哑残疾人骗到一起后,杨军就将他们的身份证、残疾证搜走,为他们统一租房,统一管理,并进行培训。培训完成后,就将这些人员派到车站、广场等密集型场所行窃,并按“业绩”进行利润分成。
杨军说,他们团伙的行窃都是由胖子杨宁负责安排,先指定片区负责人,随后是小组长。扒窃小组都是新老搭配,其中一人行窃,另一人打掩护,而新入伙的人员则由小头目负责带领,在外围打掩护的同时,学习扒窃经验。“派出去的人要看运气好坏,最多的时候,一个小组一次能挣到2000元钱。”
杨军等人在团伙操控中,还将经验成熟的人员分配到外地行窃,再把外地的人员引进本地。“这样便于管理,让他们依赖我们。”杨军说,对于那些长时间没能扒到钱的人员,他们会将其赶出团队。据杨军交待,这个扒窃团伙不断壮大,最后发展成跨13个省区市的聋哑人扒窃团伙,主要成员达400多人。仅跟在杨军身边的就有20余人,每天的收入很是可观。

  成员常被威胁 不听话就威胁“割喉”

  今年21岁的赵丽,也是这个团伙的成员之一,陕西人,在老家结婚还生了一个健康的宝宝。几年前,在家无事可做的赵丽听朋友介绍,加入到这个犯罪团伙,负责外围掩护。而她的上级高成则是杨军派到外地的负责人。今年年初,赵丽的儿子生病住院,父母通过微信告诉她孩子生病的事,让她赶紧回家看望孩子。
赵丽就把回家的想法告诉了她的负责人高成,但团伙中的另一成员胡子拒绝将身份证以及残疾证还给赵丽。“没有这些东西,连回家买车票都没法。”
赵丽几次哀求,才拿到自己的证件。回家看望孩子、父母后,她身上的钱很快用完,又再次进入扒窃团伙。今年9月,当她与团伙成员在江苏常州市作案时,被当地警方抓获。
据赵丽介绍,像她这样的一线人员,时常会受到上面人的威胁,当遇到业绩不理想时,吃不上一顿饱饭。对于想要逃跑的聋哑人,团伙骨干会用暴力威胁殴打。“他们常常会比划割喉等动作,来威胁不听话的聋哑人。”赵丽说,比起身体上的创伤,被骗入伙的聋哑人心理上的伤害尤为严重。
被押解到绵阳看守所,面对警方的审讯时,赵丽不住地流泪。她用手比划着说,她想她的孩子、想她的父母,如果能回到过去,她再也不干扒窃的事了。

  警方联合收网 搜出LV手包等物品

  去年11月,吉林省长春市公安机关在工作中发现,以杨军为首的犯罪团伙拐骗操纵聋哑人从事违法犯罪活动,且作案地域广、涉案人员众多。案情上报后,公安部高度重视,成立专案组对案件进行侦办,并部署四川、吉林等13省区市涉案地公安机关循线开展工作。随着侦查的深入,公安机关逐渐梳理出了多个犯罪团伙的活动轨迹和规律,掌握了相关犯罪事实。
收网开始后,抓捕组发现这些人由于受过各种培训,具有很强的反侦查能力。“一旦发觉有一点异常,他们就会立刻转移,支队里很多老民警都被他们发现过好几次。”绵阳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民警陈飞虎说。
作为团伙老大的杨军,此时也作好了逃跑准备。10月7日,当杨军等人将LV手包等昂贵物品打包,准备逃离时,被专案抓捕小组挡获。在杨军的出租屋内,民警搜出了LV手包、貂皮大衣等物品,以及准备逃离的汽车工具。

  嫌犯交代

  新手每天每组

  偷2000至3000元

  随着团伙核心成员不断落网,这个犯罪团伙的组织架构及暴力控制聋哑人的手段也逐渐浮出水面。

  “新手每组每天需要偷2000元至3000元不等,而熟练的惯偷,每组每天目标更是上万元,完不成目标少不了打骂。只有偷够了指标、偷得多了才能有好饭吃,才能见到肉。”想起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被拐骗的残疾人庞某泪流不止。

  公安机关在前期的摸排调查中发现,该团伙内部组织严密、分工明确,从上到下实行专人负责、层层管理。“团伙等级明确,团伙头目可以坐飞机、高铁,其他人只能坐火车出行。聋哑人每天盗窃所得都会被团伙骨干和头目收走,他们一分钱也不能留。”绵阳市刑侦支队政委王万涛说。

  对话杨某

  担心被社会淘汰

  最后走上了弯路

  华西都市报:你为何会从行窃发展到拐骗操纵聋哑人违法犯罪?

  杨军:我是一名聋哑残疾人,平时和正常人交流很少,而且聋哑人的手语外人也看不懂。正是这些原因,让我认为自己会被社会淘汰,最后走上了扒窃之路。在行窃过程中,时常会遇到被打,被正常人歧视,加上自己在圈内的名气变大,就开始干起了招募聋哑残疾人行窃的勾当。

  华西都市报:你是一名残疾人,你招募来的也是残疾人,你为何还要盘剥他们?

  杨军:我们要给他们租房子,要给他们办培训,这些都需要钱。因此,他们每次行窃后,我们都会要求他们上缴一定的比例。

  华西都市报:残疾人值得同情,你却把他们作为揽财的工具,你这样做,心里有过愧疚吗?

  杨军:经过这几天的反省,我也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残疾人群体,需要社会各界的关怀,而我在他们最需要关怀的时候,却把他们带上了一条歪路。这次他们得到解救,希望他们能走出阴影。

  (文中犯罪嫌疑人均为化名)

 


团伙操纵聋哑人偷遍13省份:不听话就威胁“割喉”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