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二月二是“挑菜节”

唐宋二月二是“挑菜节”

2017年02月27日 16:33 来源:北京晚报
 

  刘永加

  每年农历二月初二被称为“龙抬头”,它是一个有着悠久历史的传统节日。俗话说:“二月二,龙抬头,大家小户使耕牛。”此时,阳气回升,大地解冻,春耕将始。

  然而在唐宋时期,二月二却被称为“挑菜节”。当时,人们纷纷来到野地里去挑各种新鲜的蔬菜,以解口腹之欲,并由此形成了一个固定的节日。唐宋又是诗词最为繁盛的时期,文人笔下,留下了鲜活的资料。在这些优美的词句背后,我们看到了唐代大诗人白居易、宋代大作家苏轼、欧阳修等一大批文人的生活雅趣。

  挑菜风俗起源于唐代

  在唐宋时期,还没有“龙抬头”这个节日。那时的二月二有“挑菜节”,这种“挑菜”的风俗,始于唐代,唐代人李淖在《秦中岁时记》中就说:“二月二日,曲江拾菜士民极盛。”

  春季到来时,最敏感的莫过于那些野花野草,在菜园的蔬菜还没长成时,原野里已经是野蔬遍地了。此时,人们要吃到新鲜的蔬菜,就要到野地里挑菜。因此,到了唐代,人们就把挑菜的活动固定成了一个节日,名曰“挑菜节”。此时,冬天刚刚过去,天气乍暖还寒,可是地气已经回暖,地里生长的野菜正在悄然返青。

  如果穿越到唐代参与挑菜节,应该是这样的:农历二月初二,阳光明媚,和风拂煦,人们成群结队,游乐其间到野外拾菜,不仅玩得高兴,还能收获餐桌上的美食佳肴。

  这个声势浩大的节日,也给诗人们以灵感。在他们的笔下,挑菜节变得更加浪漫,郑谷《蜀中春雨》诗:“和暖又逢挑菜日,寂寥未是探花人。”刘梦得《淮阴行》诗:“无奈挑菜时,清淮春浪软。”这两首诗不仅咏了挑菜节,而且一个在蜀中,一个在淮阴,可见当时挑菜节的普及,全国各地的百姓都过这个节日。

  唐代自高宗始,以洛阳为都,称东都。当时,许多诗人聚集于此。大诗人白居易,晚年定居在洛阳履道里第,他与大诗人刘禹锡、元稹等是好朋友,经常一起唱和。因此,古都洛阳的“挑菜节”也更加丰富多彩。白居易所写的《二月二日》一诗:“二月二日新雨晴,草芽菜甲一时生。轻衫细马春年少,十字津头一字行。”

  如今的人们仍然可以从这首诗中想象出当时的画面:二月初二,野菜正返青发绿,洛阳人在这个“挑菜节”,纷纷出城,踏青、春游、挑菜,尽享这大好春光,甚是热闹。尤其这一年的挑菜节春雨绵绵,草木一新,野菜光亮鲜美,更唤起了人们的兴致。只见,渡口上拥挤上船或下船的青年男女热闹非凡,其乐融融。

  不过,“十字津头”倒是有一些悲壮的色彩。十字津头,指的是洛阳城西南天津桥头的窈娘堤。唐代孟棨《本事诗》载,窈娘是武则天时左司郎中乔知之的女婢,貌美善歌。有一年挑菜节,窈娘与女伴们骑马到郊外春游时,被武承嗣抢去。乔知之愤痛成疾,在细绢上写一首《绿珠怨》,用重金买通武承嗣的守门人,送给窈娘。乔知之在诗中,借石崇爱姬绿珠殉情坠楼的故事,以讽刺窈娘。窈娘得此诗,羞愤难言。次年挑菜节,窈娘陪武承嗣在洛浦游春之时,投洛河自尽。后人哀之,将这段河堤称为窈娘堤,很多人每年挑菜节在此凭吊窈娘。

  久居洛阳的白居易,很容易在这个节日里,想起可怜的窈娘。在此前的挑菜节,白居易与好友刘禹锡、元稹等人游窈娘堤时,曾有感而发,写下《天津桥》一诗,诗云:“津桥东北斗亭西,到此令人诗思迷。眉月晚生神女浦,脸波春傍窈娘堤。柳丝袅袅风缲出,草缕茸茸雨剪齐。报道前驱少呼喝,恐惊黄鸟不成啼。”

  不过,白居易在写《二月二日》时,更多的是轻松与愉悦。在游玩中,刘禹锡写下《同乐天和微之深春二十首》与白居易应和:“何处深春好,春深羽客家。芝田绕舍色,杏树满山花。”“何处深春好,春深小隐家。芟庭留野菜,撼树去狂花。”……

  他们一行在山野村头,挑菜、饮酒、赋诗,信马由缰,好不快哉!而挑菜节与时事、典故浑然天成,好一派“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田园生活,这是仕宦途中屡遭劳顿的他们难得的“偷来半日闲”。

  宋代宫廷举办蔬菜“有奖竞猜”

  到了宋代,“挑菜节”从宫廷扩展到了民间。作为诗词最辉煌的宋代,对于挑菜节记载得就更多。

  北宋贺铸《二月二日席上赋》诗:“仲宣何遽向荆州, 谢惠连须更少留。二日旧传挑菜节, 一樽聊解负薪忧。”由此诗可知,到北宋时,二月二日已是传统的节日了。贺铸还写有《凤栖梧》词:“挑菜踏青都过却,杨柳风轻,摆动秋千索。”可见当时诗人对挑菜节的喜爱。

  苏轼是美食家,怎能放过这鲜美的野菜?他写下了《雨晴后步至四望亭下鱼池上遂自乾明寺前东冈》词:“拄杖闲挑菜,秋不见人。殷勤木芍药,独自殿余春。”

  写挑菜节,用情最为深挚真切的当属张耒的《二月二日挑菜节大雨不能出》:“久将松芥芼南羹,佳节泥深人未行。想见故园蔬甲好,一畦春水转轳肴。”因雨不能出去参加挑菜节,只能回忆故园的蔬菜香,尽管如此,也是一种难得的享受。

  北宋时,洛阳是为西京,仍然是文化之渊薮。西京文人们会聚于此,结社交游,吟咏诗词,抒发情感。天圣九年(1031年)初,欧阳修任西京留守推官,与谢绛、尹洙、梅尧臣、杨子聪、张太素、张尧夫、王几道结为“七友”。这年的二月初二,欧阳修等七人到洛阳东郊踏青挑菜,饮酒赋诗,沐浴春风,感受大自然。欧阳修首先作词《浪淘沙》:“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垂杨紫陌洛城东。总是当时携手处,游遍芳丛。聚散苦匆匆,此恨无穷。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他感慨洛阳早发的玉兰、迎春花迎着东风开放,其实更是感慨自己的人生。接下来,众人各以挑菜节为题赋诗,梅尧臣则祭出《和挑菜》诗:“中圃本膏壤,始觉气候偏。出土蓼甲红,近水芹芽鲜。挑以宝环刀,登之馔玉筵。僻远尚含冻,安占春阳前。造物非有意,地势使之然。”梅尧臣将洛阳早春野菜的丰富与鲜嫩,描绘得活灵活现。

  到了南宋,挑菜节更盛,诗词展现得更是淋漓尽致。陆游《水龙吟·春日游摩诃池》词:“挑菜初闲,禁烟将近,一城丝管。”史达祖《夜行船·正月十八日闻卖杏花有感》词:“草色拖裙,烟光惹鬓,常记故园挑菜。”如此众多的诗词唱和挑菜节,可见节日的普及。

  南宋时挑菜节的流行,也与宫廷的推波助澜有关,在挑菜节这一天,宫廷也有专门的活动。南宋人周密在《武林旧事》中记载,南宋时,二月初二这天宫中有“挑菜”御宴活动。宴会上,在小斛(口小底大的量器)中种植生菜等新鲜蔬菜,然后把它们的名称写在丝帛上,压在斛下,让大家猜。根据猜的结果,有赏有罚。这一活动既是“尝鲜儿”,又有娱乐,当时“王宫贵邸亦多效之”。上有所好,下必甚焉。挑菜节在有宋一代人们过得有声有色就在所难免。

  有意思的是,唐宋时,人们在挑菜的同时,与踏青是相携相行的。贺铸《薄幸》谓:“自过了烧灯后,都不见踏青挑菜。”陈允平《相思引》:“踏青挑菜又相将。”高观国《祝英台近》:“几时挑菜踏青。”

  但是,唐宋时“二月二”的挑菜活动并没有和“龙抬头”联系在一起。直至到了元代,二月二才明确有了“龙抬头”的说法。元熊梦祥《析津志》记载大都风俗时说,“二月二,谓之龙抬头”。这一天人们盛行吃面条,称为“龙须面”;还要烙饼,叫做“龙鳞”;若包饺子,则称为“龙牙”。此后,二月二被“龙抬头”取代,“挑菜节”很少有人提起。

  补白

  二月二唐朝皇帝赐尺子给大臣

  据史载,唐代时,皇帝在二月二这天会赏赐大臣一把制作精美的尺子。唐代李林甫撰写的《唐六典》中提到中尚署令“每年二月二日进镂牙尺及木画紫檀尺。”皇上要赏赐给大臣,因此这个尺子刻工甚为精美,制作方法是把象牙染成红绿诸色,表面镌刻上各种花纹并涂上色彩,正背两面用双线等分为10个寸格,寸格内用很浅的浮雕手法拨镂出花卉、鸟兽、屋宇、亭台以及飞天人物等纹饰,绘画技法线条流畅,人物、鸟兽生趣盎然,雕刻工艺精美绝伦,反映了唐代高超的牙雕技术。

  唐玄宗时的宰相张九龄在《谢赐尺诗状》一文中写道:“高力士宣敕,赐臣等御制诗并宝尺……伏见宸衷,窃谢良工,徒秉刀尺,终期死力,取配钧衡。”唐朝诗人白居易也曾得到一支红牙银镂尺的赏赐,写下了一篇《中和节谢赐尺状》:“下明忖度之心,上表裁成之德。”表达了被赐尺的大臣们对朝廷感恩的心情。贞元八年(792年),博学宏词科以《中和节诏赐公卿尺》作为科举考试的试题,当年参与考试的陆复礼、李观、裴度等人都留下了佳作。陆复礼诗曰: “春仲令初吉,欢娱乐大中。皇恩贞百度,宝尺赐群公”;李观有“具寮颁玉尺,成器幸良工。岂止寻常用,将传度量同”之诗句;裴度作诗说:“阳和行庆赐,尺度及群公荷宠承佳节,倾心立大中。”这些诗句均反映了当时皇帝赐尺的情景和受赐者的感恩心情。

  皇帝选择在二月二赏赐尺子是有深意的,仲春二月是日夜平分的月份,古人顺应天时,选择在二月份校正度量衡器具,认为这样可使度量衡器公平准确。皇帝给臣下赏赐尺子,是希望臣子们办事公平公正,廉洁奉公。郑学富

 


唐宋二月二是“挑菜节”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