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居儿子借10万成老赖 81岁民间艺人发帖追债

2017年02月25日 01:44 来源:重庆晨报
分享

  图为田琪华老人向记者展示法院判决书、执行书及承诺书等文件。小图为当时梁波写给老人的借条。 本报记者 李斌 摄

  还有几天,家住渝中区金银湾221号的田琪华老人就81岁了,他是一名民间艺人,学过杂技和魔术,虽年事已高但身子骨还挺硬朗。不过这几年,他始终为一件事“独自哭泣,睡不着觉”。

  他的邻居、好友的儿子梁波借了自己10万元钱,一直在赖账,直到上了“失信被执行人名单”还是没还钱。而这位后生表面风光,对外还是“知名制片人”。前天,田琪华老人委托代理律师在网上发了题为《所谓的重庆知名制片人梁波实为骗子、老赖》的网帖,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让梁波有所顾忌,尽早还钱。此外,谁能助他要回钱,他愿意提供重赏。

  老民间艺人声泪俱下

  昨天中午,在田琪华老人家中,重庆晨报记者见到了田琪华老人。虽然年事已高,但身子骨很硬朗,说起话来也思路清晰,“我除了有时候耳朵有点背,其他的都还好,因为学过杂技,现在每天还坚持做俯卧撑和仰卧起坐。”

  田琪华说,他生活能自理,牵挂越来越少。不过,他心头最大的一块心病,就是这笔10万元钱的赖账。说起事情的始末,田琪华声泪俱下,他说自己和梁波的父母有四十多年的交情,梁波母亲陈玉莲(已故)出面,他才肯把钱借出去的,“借钱的时候,一句话就借了;还钱的时候,一千句话,还是分钱都不还。”

  田琪华说,女儿没有责怪自己,身边的朋友也劝自己宽慰些,但谁都不能真正体会他的苦衷。他是一个要强的民间艺人,一世英名,没想到临老了被人赖账,犹如被戏耍了一般,“每每想起这些,晚上都睡不着觉。”

  和“老赖”父母关系不错

  田琪华说,四十多年前,他在化龙桥附近和梁波的父母认识,因为一起工作的缘故,两家人关系不错,他是“看着梁波长大的”。

  即使如此,涉及这么大金额的借款,他并不信任梁波,直到梁波的母亲陈玉莲出面,一起签下借据,他才同意借钱。2013年5月,他到银行取了10万元养老钱。2013年9月,陈玉莲(梁波母亲)被查出癌症晚期,“26天就死了,我听到消息时,她已经不行了。”田琪华仍然记得,自己闻讯到医院看望陈玉莲,告别之际,陈玉莲拉着他的手说:“老田,你的钱我一定会还。”

  然而,此后的剧情急转直下。陈玉莲死后,田琪华基本上就见不着梁波的人了。2014年,妻子过世后,他想把这笔账给算清楚,但始终难找到梁波。

  2015年4月,他辗转找到梁波,并在律师的见证下写下字据,让其承诺在2015年12月31日之前归还10万元钱,如不能归还愿意卖掉其房屋来抵债。但梁波并未履行诺言,还是以前那样找不着人,无奈之下,田琪华将其起诉至法院。

  田琪华展示给记者的《民事判决书》和《执行裁定书》显示,梁波应偿还田琪华的欠款,并支付利息。田琪华的代理律师介绍,2016年7月30日,法院的判决书生效,但梁波仍不知在何处。后来,梁波上了渝中区法院的“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但仍然没有还钱。

  “梁波写过很多字据,但每次都失信于人!春节前,我还带法官和法警去梁波经常住的地方,准备按照法律程序拘留他的。但他却跑路了……”田琪华的代理律师告诉记者。

  老赖认账但是不还钱

  根据律师及田琪华提供的微信号、电话号码,记者取得了跟这位“梁波”较长时间通话的机会。

  在电话那头,梁波对自己欠下的这笔债始终认账,但一口咬定无法现在还钱。梁波说,田琪华所说的借钱细节都成立,但是自己绝对没有不联系这位父母的好朋友,“我上午还给他打了电话,但他没接。”不过梁波也承认,自己确实鲜有跟田琪华老人见过面。

  梁波说,自己确实投资了拍电影,但是投资回报周期长,现在确实无法拿出钱来偿还。此外,母亲过世时,他家里花了不少钱,这也是他欠债的原因。他说,自己上了“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生活诸多不便,不可能不想把这事了了。

  当记者提出见面的采访要求时,他表示正在郊县拍戏,婉拒了面访。他承诺尽快偿还债务,具体的时间为“两个月左右”,“即使田琪华不在了,我也会还给他女儿”。

  本报记者 张旭

  ■观点

  记者把与梁波通话的情况向田琪华及其代理律师进行了反馈。老人和律师认为:梁波其实是有钱的,只是没有偿还的意愿,“他父母有多套房产,他是合法的继承人,他根本不缺这点钱!”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