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环境治理PPP项目将加快落地

2017年03月30日 15:43 来源:中国证券报
分享

  □本报记者 欧阳春香

  财政部PPP中心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国入库PPP项目共计11260个,投资额13.5万亿元。其中,环保类项目2334个,占全部入库项目总数的20.7%。多位专家指出,随着“水十条”部分指标考核临近,2017年水环境治理投资将达到峰值,水环境PPP万亿市场空间将释放。在此背景下,上市公司相关PPP项目将加快落地。

  市场规模逾万亿元

  国祯环保、启迪桑德、蒙草生态等多家公司近期发布PPP项目中标公告。其中,国祯环保表示,以公司为牵头人的联合体,成为宿州市循环经济示范园污水处理工程PPP项目第一中标候选人,项目总投资约2.16亿元。

  环保部环境规划院副院长吴舜泽表示,在环保类PPP项目中,涉水项目包括污水处理、水利、供排水、水环境综合治理、海绵城市、地下综合管廊等占比高,超过80%。

  北大环境学院E20联合研究院院长助理肖琼表示,“水十条”充分的明确了水环境治理2017年-2020年阶段的发展目标,激发了以黑臭水体治理为核心的污水处理市场。而近期“河长制”的实施,则一定程度上推进相关项目尽快落地。

  住建部黑臭水体整治信息平台数据显示,目前全国224个地级及以上城市共排查确认黑臭水体2082个。其中,34.9%已完成整治,28.4%正在整治,22.8%正在开展项目前期相关工作。

  根据“水十条”的要求,2017年底前直辖市、省会城市、计划单列市建成区要基本消除黑臭水体。“2017年考核的36个重点城市,当前的治理完成率是44%。2017年黑臭水体整治任务艰巨。”肖琼认为,在切实的需求下,近期释放的黑臭水体治理市场空间预计超过两万亿元,且在2017年左右达到峰值。2017年水环境PPP市场释放空间将达到万亿元。其中,一半以上的市场在污水处理厂的提标改造,另一半在水质改善市场。

  PPP模式将从两个方面改变环保产业。首先是项目的体量。“在传统市政单体项目时代,项目体量达到10亿元算是很大的项目。在PPP时代,单体项目超过10亿元很常见,百亿元级的项目也开始落地。”肖琼说。

  其次是改变环保产业格局,产业集中度将明显提升。吴舜泽认为,由于PPP模式整体规模较大,且需要环保投融资的介入,传统环保公司业务很难全面覆盖。在此背景下,上市公司加快整合兼并资源成为环保市场的趋势。上市公司通过延伸业务链条,拓展业务范围,构建环保大平台,以承接更为复杂的PPP项目。

  目前参与水环境PPP项目的公司主要有三类。第一大类是传统的水务集团,包括全国型、区域型的企业,北控水务、首创股份、北排集团是其中的核心;第二类是以央企的建筑类公司为核心。如葛洲坝专门成立了水务运营公司,中国电建、中国中冶等屡屡斩获水环境综合整治大单;第三大类是以东方园林为代表的园林生态公司,及跨行业进入的地产集团。东方园林目前已有PPP订单近40个,总金额超过800亿元。

  招商基金经理王景表示,持续看好“PPP+环保”模式。目前环境问题突出,而PPP模式是推进环保项目很好的选择。“在这种模式下,资源将向优势企业集中,龙头企业将获取更多订单。”随着环保PPP项加快落地,相关公司的业绩将得到提升。

  PPP模式仍需完善

  专家认为,从目前情况看,PPP制度还需完善,投融资体制改革仍不到位,项目参与方信用履约机制有待健全,专业咨询服务能力还需加强。

  财政部副部长刘伟日前在博鳌论坛上表示,PPP如果运用好了可以减轻财政短期内的压力。但如果处理不好,比如政府出现信誉问题,或者对总量管控不好,PPP可能增加政府债务。

  中国国际工程咨询公司研究中心主任李开孟认为,PPP领域目前存在一些突出问题应该明确。首先,PPP引进社会资本究竟是股权投资,还是明股实债。在PPP模式下,未来使用者付费的收费机制等问题,使得对PPP未来二三十年的长期现金流量的预期困难,可能导致PPP从股权投资演变成一种必须给出合理回报水平、且在一定时期内地方政府必须接手的投资模式。从目前实际操作的情况看,不少PPP项目演变成各种名目下的明股实债。

  其次,PPP项目是进行长期投资,还是各种类型的短期融资行为。目前PPP主要的参与主体是施工企业和各类基金投资者。但施工企业倾向于短期施工承包利润,不少基金投资者则追求短期财务回报。部分PPP项目演变成各种类型的短期融资创新方式。

  此外,有些地方将不适合采用PPP模式的项目包装成PPP项目,这些项目成为申请财政资金补助的工具。

  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指出,有的PPP项目工程重建轻运,部分建筑类企业中标环保项目后,在工程建设阶段获得高额利润,挤压了环境设施后期运营的合理必要成本。导致环保设施运营类项目及企业回报率下降,项目能否实现预期的环境功能存在较大风险。

  “现有的PPP模式将注意力引导到如何参与融资及承揽施工任务方面,对专业运营关注不够。很多PPP项目未来几年将面临专业化运营问题,违约事件可能不断出现。”李开孟说。

  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表示,地方政府融资及偿债能力差异较大。PPP项目普遍在10-30年,项目运营期内可能面临地方政府支付不及时等问题,对项目稳定持续运营有重要影响。比如,有的地方的水利工程项目,在企业施工建设进行到四分之一阶段时,地方政府方中断合作,欲改换其他公司承建。这将影响社会资本参与的积极性。

  肖琼在调研中发现,由于费用拖欠的问题,使部分环保企业的生存出现问题。“回款困难,可能成为压垮一批中小企业的稻草”。

  提升规范化操作水平

  对于PPP推进过程中存在的问题,清华大学PPP研究中心王天义认为,首先应该加强顶层制度设计,在国家层面直接操作一些大型PPP项目。

  王天义建议,制定法规、政策、规范文本等,指导全国的PPP实践。通过少量大型的综合性、跨地区PPP项目,交由中央PPP机构直接操作。这样既可以积累实战经验,同时有利于提升PPP相关政策法规的制定水平。

  值得注意的是,PPP相关立法已被列入国务院2017年立法计划的“急需项目”。光大证券分析师认为,通过立法将规范目前PPP操作流程中的规则冲突,解决权责不明等方面的问题,推动行业健康发展。

  李开孟表示,下一步,有关部门将从多个方面规范引导PPP发展,包括推动中小城市PPP创新试点、推动PPP资产证券化、鼓励民营企业参与PPP项目投资等。

  目前,发改委和住建部正积极推动40多个中小城镇的PPP城市试点。为提升这些城市的PPP项目的规范化操作水平,发改委今年可能安排7亿元用于PPP项目的前期费用。

  “PPP资产证券化目前热度高,市政项目尤其是水务方面的项目,无论是投资规模还是运作经验都适合资产证券化。可以通过PPP资产证券化倒逼PPP模式的规范化运作。”李开孟表示。

  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则建议,完善环境服务价格调整机制,加强地方财政承受能力评价,对社会资本的权益保障做出制度设计,确保PPP项目支出列入年度预算,发挥价格杠杆的激励作用。

  此外,推动建立环保PPP项目产业基金。鼓励利用社保、险资、国有大型银行等低成本的政策性资金组建专项产业基金,通过银行贷款、企业债、项目收益债券、资产证券化等多种金融渠道保障融资需求。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