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华媒:安倍深陷“拿地门”比金钱丑闻更可怕

日华媒:安倍深陷“拿地门”比金钱丑闻更可怕

2017年02月28日 08:55 来源:中国新闻网
 

  2月28日电 日本新华侨报网日前撰文称,“如果我与此事有关,就辞去首相与国会议员职务!”最近,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因陷入一场严重危及政治地位的“拿地门”丑闻,在国会上遭遇在野党轮番猛烈地炮轰,但他信誓旦旦地向国民拍了胸脯。

  不过,随着日本媒体的深挖猛追,这个丑闻持续发酵,背后大量说不清道不明的“关联”浮出水面,远远超出了日本民众能够想象的范围。

安倍晋三

  文章指出,说起来还是2010年3月,日本财务省近畿财务局挂牌,表示有一块9492平方米的国有地可以出卖,价格在14亿2300万日元。2011年7月,有一所学校希望购买,但因为购买后要负担垃圾处理以及消除土壤污染,让近畿财务局降价5.8亿日元,但双方没有谈拢。

  2013年9月,学校法人森友学园蹦了出来,表示希望拿到这块土地。注意这个时节点,安倍晋三是在2012年12月梅开二度再次出任日本本首相的。

  有意思的是,2014年春季,学校法人森友学园公开宣布,准备兴建一所名为“安倍晋三纪念小学校”,并且开展了四处筹款活动。用现任首相的名义建立小学,是日本首相史、教育史上从来都没有过的事情。

  安倍事后解释说:“为此,我曾经多次拒绝,他们都不听我的,还是照样去做。”问题就在这里,所谓的“多次拒绝”,并不是“坚决地拒绝”,学校法人森友学园摸准了安倍的脉搏,凭借着这样“多次”的交涉,对外显示出与首相的多次来往。政治,你懂滴!只要一个学校表示出自己与首相多次来往的“证据”,就可以获得隐形的利益。

资料图:安倍夫妇(中)

  文章随后指出,到了2014年10月,学校法人森友学园正式向日本大阪府政府提出建设“安倍晋三纪念小学校”的申请。还要注意这个时节点,他们第一是提出“拿地”,第二步是在社会上开展建校募捐活动,第三步才是正式申请建校的。

  到了2015年1月,大阪府政府私学审议会正式“认可”这所学校的建立。5月,学校法人森友学园表示要租借这块土地,并且签订了租约。

  文章分析称,利益,总是越多越好。2015年7月到12月期间,学校法人森友学园在这块土地上进行除污,向政府申请了1.3176亿日元的“除污费”。2016年3月11日,学校法人森友学园向政府报告,“在地下发现了新的埋设物”。

  紧接着,3月24日,学校法人森友学园一反常态,提出的要求不是解除租赁关系,而是直接要购买这块土地。效率啊,6月20日,大阪府近畿财务局决定:这块土地原价9.56亿日元。鉴于购买者需要自行处理地下垃圾,减价8.19亿日元,以1.34亿日元的价格出售!减了多少?明明白白地说,减少了将近7倍!

  文章还称,当然,仅仅是因为是要建设一所“安倍晋三纪念小学校”,还不可能得到这样大的好处。因为安倍晋三说自己几次拒绝过的。但是,安倍晋三的夫人安倍昭惠出任了这所学校的名誉校长。

  事发后,为了遮人耳目,这所学校改名为“瑞穗之国纪念小学”,安倍昭惠也辞去名誉校长。此前,安倍昭惠曾经到学校法人森友学园的幼儿园“视察”。结果是正如《产经新闻》报道的那样,“当听到纯真可爱的孩子们大声朗诵着难以理解的明治时代的《教育敕语》时,每个第一次看到的人都会惊讶、感动。安倍首相的昭惠夫人就是其中之一。”

  还有一景是:2014年4月,安倍昭惠视察该幼儿园时,笼池泰典理事长高声大嗓地问:“安倍首相是什么人?”孩子们齐声回答道:“保护日本的人!”这让安倍昭惠当场感动得热泪盈眶,言语哽咽。

  值得注意的是,不仅安倍晋三“不清白”,日本女军头——防卫大臣稻田朋美也牵扯其中。2月23日,在日本众议院预算委员会专题会议上,经过在野党追问,日本防卫大臣稻田朋美不得不承认,她曾给“拿地门”主角——森友学园理事长笼池泰典颁发过奖状。

  稻田朋美称,2015年10月22日,她以“通过交流等方式为防卫人才基础和培养以及自卫队员的士气高涨做出贡献”为理由,向笼池泰典颁发奖状。

  面对外界询问,日本财务省一度强烈拒绝公开森友学园拿地成交价。财务省有关部门表示,学校法人森友学园“强烈要求”不要公开成交价,一旦公开将对学校运营造成“不利影响”。

  最终,在日本在野党的强大压力之下,日本财务省不得不于2月公开了价格。堂堂的财务省居然为了一所学校的“运营”顶雷,更让人怀疑其中“水很深”。

  文章分析指出,稍微梳理一下就会更清楚了:学校法人森友学园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名义要建小学;打着安倍的名义四处募捐;让安倍妻子出任名誉校长;运作防卫大臣稻田朋美颁发奖状;操纵财务省拒绝公开交易价格。这一切,只能让人说,水深,水很深!

  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才敢趟这么深的水呢?随着日本媒体的进一步深挖,更惊人的事实浮出了水面。学校法人森友学园理事长笼池泰典是日本极右翼团体“日本会议”大阪分部代表。

  而拥有各界成员3.8万人的“日本会议”,被称为日本政治右倾化的“孵化器”,是安倍政权的最重要支撑。安倍政权现有阁僚中,四分之三的人是“日本会议国会议员恳谈会成员”。

  以安倍晋三为首,包括官房长官、首相辅佐官等10余人均是“日本会议国会议员恳谈会”的骨干。“日本会议”在47个都道府县均设有分部,在区市町村设有242个支部,超过1700名地方议员是其成员。

  日本媒体称,这个最大的右翼精英团体左右着日本政治的走向——“督促”首相参拜靖国神社、主导日本“教育右翼化”行动、否认东京审判甚至认为“日本没有战败过”……而此次“拿地门”主角森友学园,更是践行“日本会议”教育方针的先行者。

  了解了这些就不难看出,不仅是安倍夫妇与“拿地门”脱不了干系,即使是日本防卫省、财务省也深度卷入其中。这哪里只是安倍夫妇与“森友学园”的事,而是整个安倍政权与“日本会议”的事。

  文章称,对此,笔者大胆揣测,安倍晋三敢于在国会说“辞职”那么硬气的话,估计并没有在其中获取太多金钱利益,他应该是驱动政府用巨额国家公帑去支持极右翼组织的发展与壮大,以贯彻自己的右翼理念,实现自己的右翼理想。其实,这比他在中间拿几个钱更可怕!

  文章最后指出,2月24日至26日,《日本经济新闻》社与东京电视台实施的最新舆论调查显示,受“拿地门”丑闻影响,安倍支持率瞬间降低了6个百分点。显然,日本民众已经在表态了。

 


日华媒:安倍深陷“拿地门”比金钱丑闻更可怕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