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前沿 > 时政 > 法与理

“网红”县委书记辞官:厌烦戴面具做人、做官

  • 2016年12月06日 05:44 来源:新京报
俺去啦婷婷

 

 

  10月24日,北京。巴东县委书记陈行甲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12月2日,他在朋友圈发出告别信,宣布离任巴东县委书记。新京报记者 王嘉宁 摄

  12月2日中午,陈行甲在微信朋友圈发出一篇《再见,我的巴东》告别信,宣布离任湖北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巴东县县委书记。

  在这篇2000字的告别信中,他写道,“我在巴东的十多万穷亲戚们,虽然不为你们直接服务了,我还会牵挂你们,还会尽力为你们做一些事情。”

  从2011年10月到2016年11月,陈行甲在巴东县县委书记位子上干了5年。这些年,他屡上头条,从高调反腐到亲自演唱录制MV,再到3000米高空跳伞,宣传巴东旅游,一系列不同寻常的言行,让陈行甲成为巴东甚至湖北的官场“明星”。

  但这也给他带来了诸多争议,有人赞誉他“开明”,也有人指责其“作秀”,博取政治资本。

  带着争议离开,陈行甲说,“我厌烦了戴着面具做人、做官。”

  他说,在巴东工作这几年,自己已拼尽全力,“不敢说自己不负苍山,但敢说自己不负本心,敢说自己是个不收钱的县委书记。”

  对于未来,陈行甲表示,“以后会致力于农村公益。”

  “我这点底子,当这么大的官,太够了”

  一向高调的陈行甲选择了低调的离别方式。

  巴东县政府一名工作人员说,“没有送别会,没有送别宴,他甚至没有公开表露过什么时候离开。”

  陈行甲说,“不想留给别人太多臆测的空间,我离开,是我个人的想法,与组织、他人无关。”

  今年9月,陈行甲正式向湖北省委提出辞职。

  而去年中央在《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决定》中提出,贫困县的脱贫攻坚,县委书记、县长是第一责任人,要层层签订脱贫攻坚责任书;脱贫攻坚期内,贫困县县级领导班子要保持稳定,对表现优秀、符合条件的可以就地提级。

  贫困县县委书记,不脱贫,不离职。作为国家级贫困县,巴东县委书记陈行甲的辞职并未被立即批准,省委有关部门找他谈了三次话,挽留他。

  最终,陈行甲称自己“犯上了严重的焦虑症”,并拿出了病历,他的辞职被批准。

  陈行甲离职的想法酝酿已久。早在去年,他接受媒体采访时就表示,“我能当个县委书记已是祖坟冒青烟,官当到多大算是大?以我这点底子,能当这么大的官,太够了。”

  今年3月7日,在巴东某中学演讲时,陈行甲也提到,“人生分为上下半场,我今年45岁,刚好是上半场结束下半场开始的时候。”

  三个月前,陈行甲的去留已成为巴东人的热门话题。当时,巴东县委面临换届,陈行甲可能调离的传言不胫而走。巴东的百姓开始在网上发文送别。

  但也有人不相信传闻,恩施州政府一名干部当时认为,“他的仕途是有想象空间的,不会轻易离开。”

  去年中组部表彰了102名优秀县委书记,陈行甲名列其中。据媒体盘点,二十年前的第一批100个全国优秀县委书记中,已有两个正省级干部,十四个副省级干部,四十三个正厅级干部。陈行甲这第二批全国优秀县委书记中,只有14个七零后。陈行甲1971年生于湖北兴山县,21岁从湖北大学毕业,31岁以兴山县副镇长之职考上清华,脱产读硕士。陈行甲具有年龄和学业背景优势。

  但12月2日中午,陈行甲以一封告别信的方式跟官场正式告别。

  在信中,他感谢了很多人,还特意感谢了巴东的网友。他说,在论坛他也有ID,这几年一直和网友交流,偶尔发言参加讨论,他提了几个网友的名字:“石头”、“虫子”、“小只只”,“你们一直坚持从批评角度发声,对我的工作是很好的帮助。”

陈行甲在县委大楼门口接待来访群众。新京报记者 安钟汝 摄

  “我要学董明珠,自己做代言人”

  2004年,清华毕业后,陈行甲回到兴山县任职。2006年,他进入宜昌市发改委,而后担任宜昌市人民政府副秘书长、经济开发区工委副书记等职。2011年10月调任巴东县委书记之前,陈行甲任宜都(隶属宜昌)市委副书记、市长。

  从全国百强县到国家级贫困县,刚40岁的陈行甲属于“空降”,上级看重他治理富裕县的经验。宜都是湖北省发展最快的县市之一,从2006到2010年,宜都在全省县域经济综合排名中稳居前两名。巴东地处鄂西,是三峡库区的重点移民县,更是后三峡时代的限制开发区,总人口约50万,贫困人口有17万,可谓集“老、少、边、穷、库”于一身。

  陈行甲在告别信中回忆,接到省委组织部通知要来巴东工作时,“‘巴东’两个字遥远而模糊,我只能通过网络来了解我的新家。至今仍记得在百度上键入‘巴东’之后,最初给我的震撼。在悠久的历史和美丽的风光背后,邓玉娇、冉建新这些个名字,把‘巴东’两个字牢牢地链接在大量网络负面信息中,夹杂着怨气、戾气,汹涌扑面而来。”

  初到巴东,他发现巴东全都是大山区,县城也在山坡上,“哪能找到地儿办工业呀,根本不可能。全县农田平均坡度28度,发展农业也没有好的地,发展空间不大。”

  他看到发展旅游的机会。他说,巴东太穷了,广告费出不起,他要学格力的董明珠,不请明星,自己做代言人。他引用网友的话说,“他们说我和汪峰抢了几次头条呢。”

  最近一次上头条是6月21日,为了推广宣传翼装飞行世界杯巴东分赛,陈行甲手持巴东旅游的宣传旗帜,从三千米高空跳伞。第二天,陈行甲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秀出了跳伞感受:这是我人生的第一次飞翔。

  这次跳伞,引来了媒体和网友围观。当地电视台的视频一天浏览量就超过20万,新华社还专门为他做了一个后期采访视频,央视的《朝闻天下》也报道了他这一跳。

  为了宣传巴东旅游,陈行甲曾多次出镜。2015年,他发布MV《美丽的神农溪》,网络点击73.5万次、社交网络转发超12万次。今年4月26日,他推出自己演唱的第二首歌曲《巴东之恋》。

  陈行甲也会因上头条被要求写检讨。高空跳伞后,恩施州的一位领导找他谈话,严肃地给他提了几点意见:你说你向董明珠学习,董明珠是谁?她是老板,你是老板吗?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之前唱歌,这次干脆玩起了跳伞,你还有没有党性原则?你还有没有规矩意识?

  “巫峡云巅”是陈行甲发现的景点,在这里可以俯瞰巴东县城全貌。新京报记者 安钟汝 摄

  “甲粉”与“情感贿赂”

  陈行甲是个手机控,时刻关注着网友反馈。他培养出了自称“甲粉”的粉丝群。他似乎很满意自己成为网红,在乎自己的每一条朋友圈,有多少人评论,多少人点赞。

  10月9日,他去野三关千年老街考察,当地的百姓把他喝摔碗酒的样子拍下来传给他,他乐不可支,马上把那几张照片发了一条朋友圈,二十分钟过后,朋友圈赞下面出现一个省略号,他认真地解释,“这代表点赞和留言超过一百了,哎呀,才二十分钟不到吧。”

  朋友圈的“赞”太多,导致他被人举报接受“情感贿赂”。今年7月,一份举报材料送到恩施州,举报材料上说陈行甲,“自我竭力炒作,捞取政治资本,思想意识差。”“提拔干部凭‘情感贿赂’,微信互动点赞的人随意提拔。”

  恩施州纪委书面函询陈行甲,要求陈行甲就群众举报的事项做出书面说明。陈行甲承认:“炒作属实,捞取政治资本是否属实,我无法自证,我只能用将来的行动证明其不属实。”

  “我习惯用微信办公和交流,朋友圈有近5000名好友,巴东普通百姓随意申请加我,我都会加。他们反映的问题,我都会随时转给相关部门负责人,朋友圈也有很多督促干部落实工作的内容。我发到朋友圈的东西,每一条点赞和留言都很多,最多的突破了400个,‘精神受贿’属实。但随意提拔不属实,我的微信朋友圈痕迹都在,可接受组织审查。”

  乡镇干部秋林(化名)说,“你每天看到县委书记朋友圈指示你落实这工作那工作,那代表他的眼睛整天盯着你。认为书记开明的会点赞,觉得烦的,可能就去送举报信了。”

  去年年底,一领导曾单独当面提醒他,“你以为你陈行甲很聪明吗,你觉得我没你聪明吗?你以为就你陈行甲读书多吗?你以为你那点心思我看不出来?”

  陈行甲说,“很明显,他按照他的逻辑,认为我是想捞取政治资本,好升官。”

  对于这样的说法,一些“甲粉”会进行回击。

  李春林是一名“甲粉”。他是一个养鸡专业户,今年他的鸡场因为避让一处地质灾害易发区被责令搬迁。当时,他还没选好新址,将损失两百多万元。他在微信上给陈行甲留言,希望见陈行甲一面。

  陈行甲见了他,跟乡里打了招呼,解决了养鸡场新址的问题。他说,他不认为陈行甲是作秀,“有镜头的时候他作秀,没有镜头的时候他还作秀吗?”

陈行甲的词刻在了“巫峡云巅”景点的石碑上。新京报记者 安钟汝 摄

  “愤怒的县委书记”

  2015年3月,陈行甲在县纪委全会上发表讲话,后《人民日报》微信公号转发,标题为《一位县委书记的愤怒》,两个小时就过了十万加,引发传播爆点。

  讲话中,他罗列巴东不正之风,直接对一些部门点名批评,“我要正告各种项目主要的业主单位:水利局、交通局、水保局、林业局、农业局、环保局、住建局、国土局、移民局、发改局、财政局、扶贫办、教育局、招投标中心……还有十二个乡镇,你们这些局长、主任和书记、镇长,不要再在工程项目上想任何心思、做任何文章。在我们这样贫困的县,领导插手工程项目捞好处,就是在搜刮可怜群众的福利,用农村话说,是在‘摁着叫花子拨眼屎’,怎么狠得下心?怎么下得去手啊?你必须明白,你的权力是公家的,你的位置是组织任命的,组织可以任你,也可以随时免你!”

  陈行甲说:“提到一些腐败现象时,我就是一个愤青,一个喷子,确实有些口无遮拦,得罪了不少人。” 他的铁腕反腐也为外界所知。

  最出名的是2014年,他与调查对象隔空喊话。调查对象传话给陈行甲,“其实你住的地方我们知道,不要把这事闹得全县人民都知道吧……既然陈行甲想搞死我们,我们也要搞死他,搞不死他也要搞臭他。”陈行甲大会上公开回复,“我不在乎,我和这帮人拼了。”“这一次,虽千万人,吾往矣!”

  陈行甲主政巴东期间,抓了87名干部和老板,其中局长9个,并牵出四个县级干部。

  陈行甲曾在一次全县干部大会上讲自己不收钱,也不准别的干部收钱,“如果我不收钱,县长也不收钱,你给别人送有什么用啊?”哪怕话讲到这个地步,年底还是有干部试图送钱给他,而且是他认为还不错的干部。“大风起于青萍之末,极端恶性事故不是无缘无故发生的。这个‘末’,就是干部作风,和干部作风带出来的社会生态。”

  秋林说,现在身边的干部没人上班时间溜号,没人中午喝酒,没人敢随便耍威风,“刚开始觉得是一种限制,后来由规定成为习惯,感觉整个人正常了。”

  陈行甲觉得,愿意和老百姓接触,“是迫切的工作需要。”

  “刚来巴东半年的时候,巴东曾连续发生了八件非正常死亡事件,喝药的、割腕的,跳崖的”,陈行甲说,“他们是在以死引起当官的关注啊,无非就是想让当官的听他们说话。”

  陈行甲决定每个月一天为群众接待日。

  有一次,到了下午六点,规定的群众接待时间结束,陈行甲从大楼里走出来,准备离开,外面又来了一批信访群众,其中一位老人冲过来,抱住陈行甲的腿哭着说,“你别走,一定要听我讲。”陈行甲对他承诺,他不会走,请老人松开手坐下来好好谈,但老人还是紧紧抱着陈行甲不放,情绪激动。这时几个工作人员就强行将老人的手掰开。陈行甲于是转过身接待其他的信访群众,就在这时,老人一头撞到了县委门口的墙上,当时鲜血直流。

  那件事以后,陈行甲决定从每个月一天为群众接待日,改为每周一次群众开放日,所有县领导轮流值守,在信访大厅接待人民群众。

  做个“好民”

  陈行甲的一位朋友评价陈行甲,“他的执政理念,就透露出他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他一直忠于内心。”

  这次离开,陈行甲说自己有很多不舍和遗憾。最遗憾的是,近五年来,巴东的产业发展一直步履艰难。去年底和今年初启动的几个大项目,在实施过程中困难不少。

  对于未来打算,陈行甲表示,他很崇拜晏阳初(四川巴中人、平民教育家、乡村建设家),“以后会致力于农村公益。”

  10月10日晚,陈行甲带记者去“巫峡云巅”,那是他发现的一个景点。

  “巫峡云巅”原来是一片荒芜的山冈,后来陈行甲发现这个地方,提议把这里改造成了一处景点。他说,“这里就像香港的太平山顶、重庆的一棵树”,这是一个城市的最高处,在这里左可以俯瞰壮丽的巫峡,右可以俯瞰巴东全城新貌。

  这里的一块牌匾上,刻着他写的词,《江城子·巫峡云巅》,其中一句“风流过往,大道正向远,家国故园在心间。”

  上述朋友说,“那词我读过,我觉得像写他自己。为官,他实现了理想,是不是准备好了去追求不一样的人生了。”

  陈行甲说,“在为官上,我已经做得最好了,再做下去,就是刷简历,没啥意思了。”而让他铁了心离开的理由是,“为了刷这个简历,还要去讨好,去左右逢源,那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有一次他做演讲,开头引用了黑格尔的话。事后,恩施州的一名领导批评他,“你讲的是些什么东西?你怎么能拿黑格尔开头?!”因为黑格尔是德国19世纪唯心论哲学的代表人物,领导觉得陈行甲作为党员,应该坚信唯物主义。

  陈行甲经常觉得很孤独。“我在巴东,可以什么都不做,不做,没有功,但也不会有过,戴着面具,只讨领导喜欢就行,这是一些官员心中的为官逻辑。”

  陈行甲的父亲告诉他,“有的官不知道怎么为官,有的民不知道怎么为民,你当过了好官,以后你是民的时候,要带大家做个好民。”

  陈行甲的一位粉丝说,此前,他注意到陈行甲流露出的“辞职”想法,但他没有当真,他觉得,“陈行甲有机会提升,会改变主意的。”

  三个月前,坊间也确有传闻,陈行甲将担任恩施州领导干部,兼任巴东县县委书记,不会离开。

  传言并未成真,陈行甲去意已决,最终选择辞官。

  新京报记者 安钟汝 巴东报道

上篇:最美风景!火箭军女子导弹连驾驭东凤15(组图)

下篇:土耳其解除近9000名官员职务 拘押103名将领

 
分享到:

热点新闻

  • 【专家谈】习主席欧亚之行是中国一次重大外交行动

  • “女汉子”斗贫记

  • 赵启正揭南海临时仲裁庭老底:拿了大钱,办了脏事

  • 韩庚曾三度拒演《大话西游3》 怕无法超越周星驰

  • 街头烤鸭曾被曝“速成”和“吃药到瘫痪”

  • 北京一女子替闺蜜参加高考自考 双双被罚两万元

  • 上海两辆豪车中环高架飙车 两名驾驶人已被刑拘

  • 孔子学院塞方院长:“中国永远是我们的朋友”

  • 国家旅游局支持携程等八企业开展导游管理改革试点

  • 孙悦英国旅游被偷 小偷部署周密行动果敢(图)

  • 新华社评论员:让鲜红党旗在新征程上高高飘扬

  • 快递单暴露5000余条假中华烟 收件人靠电话指挥送货

  • 男子盗转未婚妻4万元被刑拘

  • 中铝河南分公司氧化铝厂发生槽顶坠落事故 已致4死9伤

  • 多地环保项目陷入一闹就停窘境 多原因引发邻避效应

  • 【治国理政地方谈】建党95周年,与人民一路同行

  • 建党95年回望,全面深改释放民生红利

  • 陕西岚皋县委为农民工跨省讨薪续 当地否认矿企欠薪

  • 甘肃农业大学原书记王蒂坠亡 前一天还参加毕业典礼

  • 长征七号火箭首飞期间 海南禁止体育、娱乐等飞行活动

  • 走进“北撤会议”旧址

  • 上海市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主题展开幕

  • 实拍男子从10楼跳下轻生 被气垫弹起落地身亡

  • 国务院:对不履行儿童监护职责的父母可追究法律责任

  • 网络语言"来势汹汹"走红背后 仍在寻求"权威认证"

  • 美媒称在新疆用北京时间有困惑:10点日出 半夜吃饭

  • 安徽落马官员都做了啥?落马副省长烂尾工程耗资78亿

  • 美国再发袭警案 专家:枪击案已成美国社会的毒瘤

  • 土反对派人士居伦:未参与政变 不怕被引渡

  • 土耳其警察和宪兵在伊斯坦布尔一机场发生冲突

  • 民企对PPP项目观望多出手少 准入门槛是阻碍之一

  • 熊黛林“捉鸡”成捕猎高手 吴奇隆从牛车上掉落

  • 中国计划使财政重大决策更“亲民”

  • 英国“第一先生”:与妻子在大学相识 系金融家

  • 尼斯恐袭案实施者曾发短信称“带更多武器”

  • 美国巴吞鲁日——警员队伍种族比例不平衡

  • 践行环保 “凌盛蓝天白云”首都体育学院志愿者协会成立

  • 广电总局限制引进节目模式:黄金档开播不超2档

  • 李子君晒美照比“剪刀手” 网友:好可爱(图)

  • 惊现“超级细菌”,里约海滩还能办奥运吗?

  • 真悬!深圳一家3口刚离车 车就起火爆炸

  • 中国北方草原连遭暴雨山洪“袭击” 呼伦贝尔强降雨现954次雷电

  • 不懂潮汐规律游玩 厦门4名游客被困海中

  • 关于实施健康扶贫工程的指导意见(全文)

  • 中波经济合作方兴未艾

  • 云南省5年抓获毒贩10.2万人 缴获毒品量连创历史新高

  • 密切联系群众:任弼时与《共产党员应当善于向群众学习》

  • 2016安徽高考分数线公布:一本文科521 理科518

  • 中国驻南联盟使馆被炸事件回顾:17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 多地高校学费上涨 如何涨得更明白更合理?

  • 阅读推荐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津ICP备15008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