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肾的花了40多万 卖肾的才拿到手4万

买肾的花了40多万 卖肾的才拿到手4万

2017年01月03日 15:18 来源:山东商报
 

    近日,历下法院对一起涉及我国黑龙江、内蒙古、重庆等十几个省市自治区的组织出卖人体器官案件作出一审判决。16名被告均被做出有罪判决,最高被判有期徒刑五年,并分处罚金三万元。记者杨紫慧通讯员王继学

    移植手术均完成于平房内

    只有小学文化的被告人姜某辉为牟取非法利益,纠集了被告人王某明、郭某兵等人,实施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的犯罪活动。其中,由被告人王某明等将需要进行肾脏移植手术的患者及肾源“供体”的信息提供给姜某辉并帮助接送相关人员,被告人郭某兵帮助建立进行肾脏移植手术的手术室、接送相关人员及帮助进行“供体”的术后护理。

    姜某辉汇总上述信息并将需要安排手术的情况通知原济宁某医院外科主任田某环,由田某环纠集济宁另一医院的外科主任董某磊、济宁市某医院麻醉师刘某等,由护士潘某君纠集助理医师胡某令。以上医护人员先后在姜某辉建立的位于肥城市石横镇郭某兵住处、肥城市虎屯镇某平房内、济南市平阴镇某平房内、泰安市东平大洋镇某平房内进行肾脏移植手术,在手术过程中董某磊负责主刀,刘某负责麻醉工作。

    其中,2014年11月9日,王某明将患者王某某及肾源“供体”陈某等人送至济南市平阴镇某平房内,由田某环、董某磊、刘某等人进行肾脏移植手术。患者王某某共支付费用46万元。2015年5月21日,在姜某辉的安排下,由郭某兵将患者郭某某、“供体”鲁某某等人送至位于泰安东平大洋镇某平房内准备进行手术,被公安机关当场抓获。

    患者支付巨额费用 “供体”拿不到一成

    这16名被告人虽不是一个团伙,之间的关系也不算紧密; 但分工合作,各取所得。姜某辉具体负责组建医院、联系医护人员及手术后进行分钱; 王某明具体负责寻找“供体”“受体”联系提供“供体”“受体”的中介及在术后为“受体”联系120,另外,被告人姜某辉与王某明还共同出资购买车辆,用于在整个犯罪活动中接送“供体”“受体”及相关医护人员使用。

    本案16个被告人中,有的负责通过QQ聊天寻找肾源,带领“供体”查体,每成功一例可获利700至1000元;有的负责对肾源进行食宿管理,帮助接送“供体”,接送“供体”到位一次即可获3000元到10 000元不等的好处费; 有的负责在非法肾脏移植手术过程中作为助手帮助拉钩,每次获利2000元; 有的负责帮助在手术中打下手、打扫手术室卫生、望风等。被告人郭某兵负责寻找场所进行肾脏移植手术,每一次手术可获得1.5万元的提成; 被告人刘某负责麻醉方面的工作,每次获利3000至4000元; 被告人董某磊作为助手每次手术获利5000元,作为主刀医生时每次手术获利1万元。每台手术患者需要支付40余万至60余万不等,而“供体”一般只能拿到4万元左右。

    犯罪分子普遍文化水平较低

    据本案审判长王玉介绍,由于涉案地区多,调查取证工作量巨大,审理该案历时一年半多的时间,期间济南市历下区人民检察院先后两次补充侦查,两次追加起诉被告人;济南历下法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四次。本案16个被告人中,年龄最大的被告人田某环现年63岁,年龄最小的被告人赵某鹏现年只有22岁,80后5人,90后4人;具有初中、小学文化水平的为10人;无业人员为10人;有前科的为3人,其中被告人双某同样因犯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于2014年1月在河北被判有期徒刑二年三个月,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二万元。

    济南历下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中被告人的行为严重侵害了公民的生命健康权利,扰乱了社会管理秩序,社会危害严重,被告人双某、姜某辉、王某明等16人组织出卖人体器官,其行为已构成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被告人双某、姜某辉、王某明等5人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被告人董某磊、刘某、田某环等11人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

    判决被告人姜某辉、王某明犯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分处罚金三万元。被告人双某犯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二万元;与前罪有期徒刑二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二万元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四年三个月,并处罚金四万。其他郭某兵等13名被告人分别获刑三年三个月至二年三个月,并分处罚金二万元至一万元。

 


买肾的花了40多万 卖肾的才拿到手4万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