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韩军事情报保护协定,“小北约”的开始?

2016年11月25日 09:16 来源:北京青年报
分享

  孙兴杰

  虽然朴槿惠陷入“亲信干政”的漩涡之中,但是韩国的外交与安保政策的调整却没有停歇,重启谈判不到一个月, 日韩就签署了《军事情报保护协定》。

  尽管国内民众多有反对,但是朴槿惠政府还是执意签署,美日韩之间的情报交换网络就建立起来了,这意味着日韩之间的军事合作迈出了关键一步,也是走向美日韩三边军事同盟关系的第一步。于韩国而言, 这一协定也“出卖”了韩国最重要的外交资产,那就是在各大国之间进行周旋的机会。以战术甚至武器层面的安全来获取战略安全只是一厢情愿,当东北亚战略平衡被打破之后,韩国拿什么来维护自己的安全与利益呢?

  可以说这次日韩之间的《军事情报保护协定》是以火箭的速度完成的,这也反映了朴槿惠的行事方式已经发生逆转。日韩之间签署军事情报保护协定,可以说“水到渠成”,美国、日本都在推动这个事情,所谓大渠道就是要构筑东亚地区的反导系统,建立东亚地区的美日韩的联动;而水呢?主要是韩国政治的变化,尤其是青瓦台的外交与安保政策变化。当年李明博也在推这个事情,但是临近签署的一个小时,退出了,因为民意反弹很大,李明博最终选择了“尊重民意”,而朴槿惠总统即使面对7成左右的反对声音,还是要签署这一协定。可以说,这次是韩国主动要签署这一协定,而不要把责任归咎于朝鲜或者美国的压力。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朴槿惠的安全与外交战略就开始调整,甚至早于朝鲜第四次核试验。访美归来之后,朴槿惠缓和了与日本的关系,以区区10亿日元就解决了慰安妇问题,从政府层面实现了日韩之间的和解,而枉顾民间的反对声音。从这一点不能不看出,朴槿惠是有独断的意志和魄力的。当和平统一已经不可能的时候,韩国就放弃了和平与对话,而是采取了基于“朝鲜崩溃”的压制政策,在朝鲜两度核试验之后,韩国也就“顺理成章”转向了军事战略,而放弃了外交的周旋。

  进一步说,韩国放弃了依靠外交来实现地区平衡,试图依靠萨德系统,依靠美日韩军事合作以获得绝对的安全保障。这是一种典型的鸵鸟心态,以为脑袋插到沙子里,就安全了,殊不知,此举让韩国暴露在大国战略博弈的前沿。追求绝对的安全,绝对带来不安全。

  虽然日韩之间的情报交换限于二级以下的非核心军事秘密,也可以自己决定交换什么情报,但是美日韩三边之间的同盟关系自此形成。韩国既然受制于美国,甚至交战权都在美国手中,那又如何能够保证在美日韩三边互动中保持独立性呢?

  不能不说,朴槿惠总统是与“魔鬼”交换,那个“魔鬼”并不是日本,而是韩国放弃自助的依赖心理,在战略层面实现了与日本的根本性和解,从而改变了近代以来日韩关系的实质,即便朴正熙当年要执意与日本建立外交关系,那也是处于经济发展的需要,而今天朴槿惠发展日韩军事合作关系,所为何事呢?

  东北亚地区一直没有形成多边集体安全机制,而是碎片化的安全结构,但是多层的三角互动关系保持了地区安全的弹性和稳定。在关键性的中日韩三角关系以及美日韩关系之中,韩国都扮演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如果韩国不加入到美日韩三边军事同盟之中,那美韩军事同盟主要是针对朝鲜半岛,一旦加入其中,韩国的安全指向就会发生变化,被美日裹挟其中。东北亚地区形成一个“小北约",意味着地缘政治博弈的逻辑压倒了经济合作的动力,从而大大销蚀了中日韩三边的经贸合作的动力。

  当美日韩走向“阵营”的时候,看上去韩国获得了美国、日本的军事支援,获得了安全,但是却让自己卷入到了中美日、中美俄的博弈之中,韩国承受不起这样的“大博弈”。战术或者武器层面的安全,永远不能取代战略平衡,如果不能重建稳定的安全结构,就不要轻易打破目前脆弱的平衡,而韩国这一次犯了战略上的失误。

分享